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国际新闻 > 国际观察>正文

《纽约时报》:新冠危机不断升级,美国进一步放弃以往的角色

时间:2020-03-24 05:35:01    来源:联合早报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美国《纽约时报》23日刊登报道说,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在世界各地不断升级,美国正在进一步后退,放弃自己长期以来的角色。

这篇发自布鲁塞尔的报道引述国际安全分析师的话说,美国的机构“似乎无法应对国内的疫情”,而且采取的是一种“特朗普式的独自行动做法”。在中国向别国伸出援手之时,美国“似乎不愿意或没能力起领导作用”。

报道指出,特朗普总统以“美国优先”的名义退出了《巴黎气候协定》,并曾质疑联合国和北约的作用,这都是他厌恶美国自“二战”以来建立并曾领导的多国机构的表现。

 

而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在世界各地不断升级,美国正在进一步后退,放弃自己长期以来的角色。美国曾是一个慷慨的全球领导者,在全球出现紧急情况时能够协调雄心勃勃的多国应对措施。

在2008年经济崩溃以及2014年的埃博拉病毒危机期间,美国承担起全球应对措施协调者的角色,尽管有时做得并不完美,但得到了盟友甚至敌人的接受和感激。

但如今的美国没有在采取这样的步骤。

“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美国有一种新的自私。”报道援引德国马歇尔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扬·特肖的话说。

特肖表示,特朗普毫不掩饰的民族主义和“美国优先”的口号,他先把新冠病毒归咎于中国,后又归咎于欧洲,加上他对事实的各种错误陈述,“意味着美国不再为这个星球服务”。

“美国虽然一直重视自身利益,但也非常慷慨”,他说,“这种慷慨看来已经消失,这对世界不利。”

报道还引述德国国际与安全事务研究所国际安全分析师克劳迪娅·梅杰的分析说,这次危机证实了美国的政治领导力已经出现了结构性变化。

“没有美国的全球领导力,也没有美国模式,”梅杰解释说,“要成功的话,你要能控制大流行病的国内疫情,将盟友团结在你的周围,领导这个联盟,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,组织全球的应对措施,像对付埃博拉病毒那样。”

与此相反,美国的机构“似乎无法应对国内的疫情”,她说,而且采取的是一种“特朗普式的独自行动做法”。

报道指出,特朗普政府甚至让美国的亲密盟友自己想办法。特朗普已在为他禁止所有欧盟旅客进入美国的禁令做辩护,但在这件事上,他没有与欧洲领导人协商,甚至没有提前通知他们。

当地时间3月17日,巴黎凯旋门广场几乎看不到人员和车辆。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地时间16日晚发表全国电视讲话,宣布法国处于抗击疫情的“战时状态”;按照他的讲话,全法实施“封城”措施,管控措施空前升级。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

虽然美国是主要工业国家七国集团今年的轮值主席,却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在10天内给特朗普打了两次电话,建议以视频形式召开七国集团峰会,讨论病毒问题。特朗普同意了,但让马克龙来组织。

德国官员曾指责特朗普政府(据说是特朗普本人)向德国制药公司Cure-Vac出价10亿美元,购买一种可能对新冠病毒有效的疫苗的专卖权。德国人和欧洲人对此普遍感到愤怒。

白宫否认了这些指控,那家德国公司也否认有这个收购出价。但公司的主要投资者曾明确表示存在某种接触。

无论事实如何,“关键是人们认为特朗普有干出这种事的能耐,”梅杰说,“我们的跨大西洋关系已进入了这种状态,以至于人们会说,‘是的,听起来是这位美国总统干得出的事情。’”

曾任英国驻华盛顿大使的彼得·韦斯特马科特说:“我们大多数人看这场危机的角度是,它对我们的家庭、我们的生计,以及我们国家的未来意味着什么。”

“但显然,我们也在观察其他人如何应对这一危机,”他接着说,“站在远处看,特朗普的表现基本上证实了大西洋这边的人对他的看法——一切都是关于‘我’,不对早些时候的失误承担责任。”

资料图:科研人员在演示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研发实验过程。汤彦俊 摄

有关特朗普试图收购那家德国公司的传言,“不管是真是假,都在欧洲媒体上反应不佳,”韦斯特马科特说,“这更像是‘美国优先’,而不是美国传统的大国角色。”

报道认为,与美国形成对比的是中国。中国向意大利和塞尔维亚提供急需的呼吸防护和外科口罩、呼吸机以及医疗队。这两个国家谴责他们的欧洲盟国没有及早、有效地提供帮助。

周三,中国向欧盟作为一个整体提供了200万个外科口罩、20万个N95高级口罩,以及5万个检测试剂盒。周五,中国向比利时运送了几百万个口罩。

3月18日,东航第二架援外抗疫专家组包机MU7041航班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,运送第二批中国赴意大利抗疫医疗专家组一行13人和17.3吨物资飞往意大利米兰,物资包括当地急需的医疗救治物品,包括呼吸机、监护仪、双通道输液泵等ICU装备、便携式彩超 、实验室检测试剂和防护物资、常用药品等。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

梅杰说,就在中国向意大利和塞尔维亚提供援助的同时,“它也在问,你们的欧洲朋友在哪里?”,但美国“似乎不愿意或没能力起领导作用”。

“将社会维系在一起的东西崩溃,美国在这方面的风险比欧洲更大。”报道提到了玛丽彻·沙克最大的担忧,她曾任欧洲议会议员,现就职于斯坦福大学网络政策中心。

她希望能有更多建设性的协调工作,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打口水仗,拒绝承认问题。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